天津自然博物馆
研究收藏Education and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 首页 > 研究收藏 > 学术动态

兽类学分会理事范朋飞教授团队揭示西黑冠长臂猿分布区水平和海拔退缩的驱动因素

兽类学分会 动物学会兽类学分会

    分布区退缩(Range contraction)是物种在环境因子变化、人类影响和物种生理生态特征共同影响下,物种分布区随时间推移产生的空间变化。研究分布区退缩模式能为深入理解物种濒危机制,提升物种保护行动的保护绩效提供理论支持。

    在平面退缩上,一部分学者认为,物种种群对环境变化呈现普遍脆弱性,环境变化导致的灭绝过程呈现从边缘向中心退缩的格局。另一部分学者则认为人类胁迫将导致早期物种分布区内多个地区出现种群下降,并逐渐蔓延到整个分布区,导致物种历史分布区逐渐向胁迫较弱的区域退缩,形成破碎化格局。但是,复杂的山区地理条件将导致适宜生境的镶嵌分布,同时胁迫因子的作用也将在空间维度上发生变化。然而现有的研究更多关注平面退缩格局,或者海拔退缩格局,难以区分不同驱动因子对分布区退缩的影响。

    中国动物学会兽类学分会理事范朋飞教授团队提出一个新的模式来区分气候变化和人类影响导致的物种栖息地退缩。 在气候变化的影响下,物种分布区向更高海拔移动,不同地区种群的海拔分布下限相似,海拔分布上限提升(图1 a)。在人类影响下,由于不同区域的人类影响强度不同,不同地区种群的海拔分布下限出现差异,海拔分布上限并没有显著变化(图1 b)。在人类影响和气候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与历史分布海拔相比,物种分布区的海拔上限和下限均上移,但不同种群海拔下限上移程度不同(图1 c)。

图1不同驱动因子影响下的物种分布区退缩模式

    该研究选择西黑冠长臂猿(Nomascus concolor)为研究对象,构建历史分布数据库,进而结合物种分布模型,模拟历史分布区(五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和当前分布区。结果发现:(1)相比五十年代,当前潜在分布区已经退缩69%;(2)而且大生境斑块距离种群潜在分布区中心越来越远;(3)各个种群的海拔分布上限并没有显著提高,且海拔下限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结合我们提出的模式,西黑冠长臂猿的历史退缩格局呈现:平面上从中心向四周退缩,海拔上不同种群分布区的海拔上限并没有显著差异,而海拔下限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因此人类影响是驱动该物种分布区退缩的重要因素。

图2西黑冠长臂猿的分布区退缩

    该研究成果以研究论文(Research paper)的形式发表在《Journal of Biogeography》。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后杨立为论文第一作者,范朋飞教授为通讯作者,大理大学任国鹏副研究员,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马驰、硕士生施凯翀共同参与本研究。该研究工作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博士后基金、高校基本科技业务费资助。范朋飞课题组长期从事长臂猿的行为和保护研究工作。

    Yang, L, Shi, K‐C, Ma, C, Ren, G‐P, Fan, P‐F. Mechanisms underlying altitudinal and horizontal range contraction: The western black crested gibbon. J Biogeogr 2020; 00: 1– 11. 

    https://doi.org/10.1111/jbi.13998

返回
地址:友谊路31号,银河广场(近平江道) 
版权所有:天津自然博物馆 技术支持:才略科技 备案信息:津ICP备1400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