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然博物馆
教育活动Education and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活动 > 科普传播

天津东南地区如何“沧海变桑田”

商志文

    渤海湾沿海平原被称作“退海地”。贝壳堤和牡蛎礁是这一“沧海变桑田”过程中记录人类活动丰富信息的两类珍贵海洋地质遗迹。若大致以天津市中心城区以东的海河为界,其北侧宁河区-宝坻区及毗邻的唐山市西南部平原是“牡蛎礁平原”,南侧则是“贝壳堤平原”。在天津市津南区、滨海新区中南部(原塘沽区和大港区)、静海县和河北省黄骅市、海兴县、盐山县及山东省无棣县、庆云县和东营市沾化县、垦利县等1万余平方公里的沿海低地,分布着5道各自断续绵延上百公里、由海洋贝壳及其碎屑组成的且凸起于当时地表之上的长垄状堆积体,俗称“贝壳堤”。这5道贝壳堤与泥质低地相间,大致与渤海湾西岸、西南岸现代海岸线成同心圆状展布。分布于内陆、距现代岸线约50 km的贝壳堤的年龄最老,距今约6,700-5,500年。向东越接近现代海岸线,贝壳堤越年轻,分别是距今约5,000-4,000年、3,300-3,100年、2,200-1,200年;最年轻的一道沿现代海岸线分布,年龄距今约1,000以来,在清末“小冰期”结束时才逐渐停止发育。这些贝壳堤的厚度一般约2-4 m,宽约数十米至上百米,是分隔当时的泥质潮滩和其向陆一侧泻湖洼地的天然屏障。

    然而,贝壳堤相对低矮的地形,加之断续分布而出现很多缺口,不足以完全抵御涨潮海水、特别是风暴潮侵袭。笔者在原大港区的地质调查以及碳14测年研究表明,天津市东南部沿海在公元6世纪南朝后期才从长期被海水淹没的“泻湖洼地”转为仅被高潮水淹浸的“盐沼低地”,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金元时期。从西汉至金元时期千余年间,天津东南部地区地理条件恶劣,并不适合人类大规模定居。

    李风林先生的《渤海湾西岸环境地质图集》(2016)和笔者近年新发现的天津先民在西汉初年利用海洋的证据表明,渤海湾西岸“贝壳堤平原”自西周以来的历代考古点均分布在相对高亢的地方(大部分在贝壳堤之上),而堤后的“泻湖洼地”几乎从未发现人类活动的遗存。1996年12月,因修建沿海公路而在上古林津岐公路西侧约200 m处的泻湖洼地取土,意外地发现了一座“船型”墓葬。该墓南北向,长3 m、最宽处1.06 m,北端收敛为尖头状,墓无顶而周边有三、四层灰砖垒砌。墓内仅有一高约40 cm的灰陶罐,内盛人类骨骼,据考古学家陈雍先生鉴定,属金元时期的“二次葬”。这座墓葬即位于第二道贝壳堤的第一支堤上。该道堤的起讫时间距今约2,000-1,700年前,即公元初年至三国末期。由此可见,自那时直至金元,天津市东南部沿海地区地理条件仍然恶劣,不适合人类定居,而这一简陋的船型墓葬建在比周围泻湖洼地稍高的贝壳堤上,揭示了当时躲避战乱的流民在此短暂居停的历史。

在滨海新区上古林贝壳堤上发现的金元时期船型墓葬

渤海湾西岸两晋南北朝(a)图和金元时期(b)图古海岸线位置与海水影响范围示意图

    作者简介:

    商志文,高级工程师,第四纪地质学博士,从事泥质海岸带地质环境变化调查与研究工作,专业方向硅藻与古环境重建。先后主持了国土资源大调查项目3项、天津市海洋局项目4项、国家自然基金青年基金项目1项。
返回
地址:友谊路31号,银河广场(近平江道) 
版权所有:天津自然博物馆 技术支持:才略科技 备案信息:津ICP备1400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