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然博物馆
教育活动Education and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活动 > 科普传播

专业视角:为何捕杀蝙蝠对疫情于事无补

原创Dina Dechmann  科学大观园杂志

    汹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席卷中国。一时间,追寻疫情的最初源头成为了众多科研工作者为之奋斗的重要目标。随着研究的深入,一类其貌不扬同时人们又缺乏了解的动物——蝙蝠作为新冠病毒可能的宿主出现在了公众视野当中。


蝙蝠被认为是新冠病毒可能的宿主(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疫情的担忧甚至催生了部分人的“恐蝠”情绪,他们认为,只要消灭所有蝙蝠就可以永绝后患,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邀请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动物行为研究所的Dina Dechmann博士进行了专业的解答。

    以下编译自Dechmann博士写作的科普文章。

    人类会携带并且传播多种病毒,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经常近距离接触,而且短时间内进行长距离迁移如今也十分寻常。许多由这些病毒引起的疾病都被称为“动物疫源性”(zoonotic)疾病,但这一概念的真实含义是什么呢?就让我们来以麻疹为例进行说明。

    人类麻疹病毒的祖先可能起源于一种非人灵长类动物。在某一时刻,由于病毒的天性使然,这一祖先型的麻疹病毒开始在不同的动物之间传播,该过程甚至可能在不同种类的动物间发生了数次。

    不幸的是,在某一个时间点,这种病毒传播到了人的身上。

    当然,这一事件发生在很久之前,自那以后病毒本身也发生了改变。所以想象一下,如果现在爆发了一次麻疹疫情,有人会呼吁“杀掉所有的猴子,因为麻疹病毒源于它们”吗?不会,当然不会的,这样会显得荒谬,不是吗?然而,这却正是当下一些人对蝙蝠所持有的态度。


麻疹病毒(图片来源于网络)

    包含人类在内,不同的灵长类动物,如大猩猩、黑猩猩、长臂猿、狒狒...共同组成了哺乳动物的一个目(灵长目)。与之类似,1400多种蝙蝠共同构成了翼手目。因为冠状病毒就宣称要消灭蝙蝠,就像因为麻疹就要消灭灵长类一样,着实是件荒谬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不妨更深入地来打量下冠状病毒。

    据今年2月3日在线发表于《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描述,中国的研究人员从某种菊头蝠(译者注: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身上找到了与患者感染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非常相似的病毒序列。然而在蝙蝠身上找到的这些病毒序列,与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序列之间存在着超过4%的差异。如此大的差异意味着,病毒并不能直接从蝙蝠感染到人。

中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图片来自:http://www.bio.bris.ac.uk/research/bats/China%20bats/rhinolophusaffinis.htm)

    虽然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新型冠状肺炎病毒如何演化到能够感染人,也可能永远不会知道答案。而蝙蝠的身上可能还存在着未被侦测到的病毒,这当中可能还牵涉到其他的中间宿主/易感动物。

    我们确切知道的是,最初的指示病例(index case,即人群中的最初病例)身上的病毒几乎完全相同,这暗示着疫情是由单一的来源一次性输入的。

    病毒会变异,这也是我们每年都会得流感的原因。从研究时期较长的SARS冠状病毒株的突变率为0.8-2.38 x 10-3(每个位点/年的核苷酸替换量)推断,新型病毒基因组包含有约3万个碱基,这就意味需要17-50年的时间让病毒产生超过4%的差异。

    没有证据表明在菊头蝠身上找到的病毒曾直接或间接地感染过人类,而且假如这一病毒是新型冠状肺炎病毒的祖先型,也已经至少是十几年前就开始变异了。这就意味着现在去消灭蝙蝠,用以应对当下的疫情于事无补。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反,正如《自然》杂志上那篇论文的作者们所建议的那样,人类感染病毒的风险正源自人类本身。如果我们停止消费和售卖野味,停止驯养野生动物,彻底清洗食物,不去触碰野生动物,那么我们对于疫病风险的管控能力就会大有不同。

    尽管能听到有这样的声音,但病毒从蝙蝠直接传染到人的证据微乎其微,应该说几乎就没有。

    作者简介:Dina Dechmann博士,现工作于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动物行为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of Animal Behavior),副研究员。

    她长期以欧洲、美洲和非洲等地的多种蝙蝠为研究对象,开展行为生态和生理生态方面的深入研究,在Ecology、Current Biology、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Biology Letters、Bulletin of the Ec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Journal of Mammalogy等主流期刊上发表过相关论文。

    个人主页:

    https://www.ab.mpg.de/person/98231/10703

◎编译|鸟人robbi

◎责编|张梦

中文内容仅供参考,一切内容以英文原版为准。转载请注明来源。

返回
地址:友谊路31号,银河广场(近平江道) 
版权所有:天津自然博物馆 技术支持:才略科技 备案信息:津ICP备1400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