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自然博物馆
教育活动Education and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 首页 > 教育活动 > 科普传播

“爱鸟周”系列文章二从京津鸟市看华北山地的山雀与蜡嘴雀们

    一个观鸟者,当你漫步于北京的市井,切莫为深巷树间传来的阵阵山雀类特有的鸣声而惊喜……如果细心寻找,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在胡同人家的门前檐下看到这些被锁向金笼的小小歌者。

    华北地区可见的山雀类主要有大山雀(黑子,吇吇黑)、沼泽山雀(红子,吇吇红)、煤山雀(背儿,吇吇背)、黄腹山雀(点儿、吇吇点)、褐头山雀以及长尾山雀科的银喉长尾山雀(含北长尾山雀)(吇吇猫)。作为京津河北等地笼鸟饲养交易及非法捕捉的牺牲品,山雀类受到的打击是惨重的,甚至是带有毁灭性的。这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沼泽山雀。


沼泽山雀(摄影:张征恺)

        在京津的笼鸟文化中,沼泽山雀的饲养可谓独树一帜。虽然沼泽山雀在全国的分布是广泛的,但离开这片土地,很少有地区会为这样一种貌不惊人的笼鸟饲养形成独有的“文化圈”。这种源于清代的饲养训练方法被称为“排红子”,从未离巢的雏鸟开始饲养,并用成鸟作为“教师鸟”(现多用录音带或光盘)诱导雏鸟效鸣。在常人听来几乎千篇一律的“chee-chee-choo”,被养鸟人细分做“吇吇红,吇吇棍、一滴红,一滴棍”等多种细微差别的叫音,并别之以高水平“高音”和普通水平“平词”,加以节奏的快慢,一只优秀的成鸟售价可万元记。

    早期北京和天津饲养沼泽山雀对产地有特殊的偏好,比如“东路红子”特指产于山东一带,“南路红子” 特指产于河南新乡、安阳一带。清末至民国,尤其追捧“邢台红子”,对于北京本地所产的“伏地红子”反而不大饲养。大抵现在,各处传统产地资源已经基本枯竭。目前对沼泽山雀的迫害基本是在春季繁殖期毁巢捕雏,大量京郊及华北山地的沼泽山雀雏鸟被运抵京津市场出售,每只售价至一二百元,非法获利极其可观。

    北京也有人饲养大山雀雏鸟,同样可以效鸣沼泽山雀,甚至可能乱真,加之北京大山雀明显多见,所以在非法的鸟类交易中,大山雀同样受害不浅。(值得注意的是,大山雀虽然较沼泽山雀在自然界更常见,但同等笼养条件下寿命却较短,不知道是否有生物学研究的意义。)

    然而,随着养鸟人群体的年轻化,大多没有时间与精力饲养雏鸟,加之沼泽山雀资源的日趋减少和饲养难度较大的现实。很多人把眼光转向了“廉价替代品”——煤山雀,华北笼鸟市场煤山雀的来源有部分本地捕捉的迁徙过境鸟,但也有相当部分是东北地区贩运而至,因每年秋季上市量波动很大,所以价格也不稳定。基本在10月前后,市场上的煤山雀大体售价在30元至50元,养驯的价格可至数百元。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开始有东北的偷猎者捕捉还未换羽的亚成体(市场称为“绿毛背子”)到北京市场贩卖,价格较高,受此利益驱动,对资源的破坏力度在加大。

    黄腹山雀在华北地区不是主流笼鸟,售价低廉。但是由于颜色艳丽,饲养相对简单,且因该鸟多成群迁飞,容易捕捉,也在每年的迁徙时被大肆贩卖,每年都有相当大的上市量,亟待引起大家注意。

    褐头山雀虽和沼泽山雀近似,但在华北却几乎不见有人饲养,养鸟人基本都能区别它和沼泽山雀,笼鸟市场上很少见到交易。从另一方面说,倒是保护了它们的种群。银喉长尾山雀(北长尾山雀)偶尔在鸟市有销售,但也基本没有稳定的饲养人群,而且这类鸟的笼养适应性比山雀类要差,寿命较短,因此种群受捕鸟影响较小。

    华北的另一类“养鸟文化”就是冬季训练鸟类一些“衔旗”、“打弹”等技艺,主要是饲养燕雀、黄雀、交嘴雀(交子)、锡嘴雀(老锡子)、黑头蜡嘴雀(梧桐)和黑尾蜡嘴雀。其中“打弹”主要饲养的对象即锡嘴雀和两种蜡嘴雀。黑头蜡嘴雀体型较大,体色雅致可观,且售价较昂,是捕猎的首选对象。

    驯鸟人在秋季购得黑头蜡嘴雀后,经训练饲养,往往在隆冬季节于郊野或公园空地驯鸟,到春季因树木返青,鸟类迁徙季已近,则基本停止。因黑头蜡嘴雀在饲养条件下很难完成换羽,所以大部分驯鸟者会将鸟放飞,但不容争辩的是,秋季的捕捉、贩运及饲养不当,已然导致了大量的伤亡。最近数年,黑头蜡嘴雀资源数量锐减,每年的市场遇见都呈下滑趋势,由此导致的售价升高,更刺激了非法猎捕,形成了恶性循环。

    黑尾蜡嘴雀(雄鸟俗称“皂儿”,雌鸟俗称“灰儿”)因体型小,种群数量相对丰富而售价较低,但上市量却很惊人,且近年来有渐趋扩大之势。旧时京津等地饲养黑尾蜡嘴雀的目的也是训练技艺,春季基本放飞,但是近年来,东北地区的饲养传统渐渐传至华北,即饲养雄鸟听其啭鸣。很多养鸟人能区分sowerbyi和migratoria两个亚种的雄鸟差别,而刻意选择啭鸣更悠扬的migratoria饲养,这使得市场对黑尾蜡嘴雀的需求量呈上升态势,由于黑尾蜡嘴雀不同小地域家族的鸣声有差异,据称东北养鸟者有选择性的捕捉已使得吉林、黑龙江等繁殖地的部分区域家族消失,尽管目前黑尾蜡嘴雀种群数量仍称庞大,但不难想见在不远的将来,多半会步黑头蜡嘴雀后尘。

黑尾蜡嘴雀(摄影:张征恺)

    锡嘴雀虽然每年都有市场交易,但因没有基本饲养人群,所以涉及数量较少,幸以在京郊冬季的林地中还不算罕见……随着近年来交通的便利和交流的加深,很多违法分子甚至能将国外的野生鸟类走私入境,遑论国产,北京的笼鸟市场上早就能见到西部的几种拟蜡嘴雀在交易,可见今日对打击破坏野生生物资源的执法力度几乎仍可以忽略不计,国内的非法交易与一个多世纪前的清代鸟市没有什么分别,仍旧是“小自鹪鹩大自鹤,买来除却凤凰无”。

    华北山地的鸟类吸引着我们惊艳的目光,带给了我们无尽的期望,更维护并丰富着这个饱经人类摧残,折磨,而依旧活力四射的生态系统。我们期待并努力着,让社会的进步,法治的完善,良知的觉醒能更早的到来,而鸟儿们,还等得及……

本文转自:《中国鸟类观察》2013年第3期华北山地专辑 作者:徐亮




返回
地址:友谊路31号,银河广场(近平江道) 
版权所有:天津自然博物馆 技术支持:才略科技 备案信息:津ICP备14004277